Oblues
这里有关于布鲁斯音乐的一切!

【译文Willie Dixon自传 】I Am The Blues -The Willie Dixon Story正文2

上文说到:Willie Dixon加入Chess厂牌后,开始打理Chess的运营,并为Chess旗下一众艺人写歌的故事,其中包括为Muddy Waters打造的名曲“Hoochie Coochie Man”过程。

而在Hoochie Coochie Man发表之前,我作为创作人身份一直不为人所知。在我加入Chess之前就写了大概150首歌曲,但我没法把他们发表出去,因为没有市场。

图:Willie Dixon&B.B.King

 

Chess他们冒了第一个险,结果收成不错。然后Leonard想让我马上写出一首相似的歌曲。于是我贡献了这首“Make Love to You (I Just Want to Make Love to You”给Muddy Waters。接着我让他听了我的“I’m Ready”。我们把这两首歌都录成了唱片,市场给出的回馈非常不错。

 

当我给Chess干活的时候,我找到了给音乐人们推销我作品的套路。比如我和Eddie Boyd合作“Third Degree”这首歌的时候,Eddie一开始并不喜欢。他对我说“Dixon,我并不介意演这首歌,但是你要给我最好的,我可不想冒什么风险”。于是我只能对这首作品稍作了些修改。最后,这首歌成了Eddie最知名的代表歌曲之一。

图:Eddie Boyd

Eddie Boyd可能从来都不是一个一流的钢琴手,但是他嗓子有特殊的魅力。他是那种真正潜入到blues灵魂中的人,他可以通过歌唱来找到不同的自己。他有时会把自己灌醉,然后坐在钢琴前面哭泣。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时机到了。Leonard会喊道快把乐手们都叫来,这个家伙这是准备好了”。

 

然后我就召集来不同的乐手。有时我们会录地很顺利,但有时并不如意。当大伙知道灌醉Eddie能让他到位时,他们就开始为了能够录次音,故意把他灌醉。

图:John Lee Sonny Boy with Muddy Waters (left) and Eddie Boyd 

钢琴手Willie Mabon和一般布鲁斯歌手一样的地方在于,他可以把一句歌词拉的很长。他录的第一首上榜歌曲是Chess花了不老少钱从Al Benson厂牌那儿买的。不过Willie Mabon和Chess总是在财务上为钱而争吵。我知道Chess大概给了Al Benson 5000美元,但是Mabon却一个子儿没有捞着。

 

Mabon录了不少唱片。在我看来,其中有很多都可以大卖。但是Chess却从来没有把他的这些歌发行并放到市场,就因为Mabon和Chess的关系不好。后来我发现很多我给Mabon写的歌,都被别人唱了。

图:Willie Mabon

我写过一首叫做“Would You,Baby”的歌。“我们面对面/只隔着丝绸和蕾丝/你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/可以吗,宝贝?”后来这首歌也火了。还有“The Seventh Son(第七子)”也是我给Mabon写的,是他亲自要我写的。

 

第七子是个很牛逼的点子。在新奥尔良和路易斯安纳的阿尔及尔,有些人称自己为第七子,或者第七女,因为他们是家中的第七个孩子。很多人认为这些人有着过人的智慧,并且可以影响到他人。因为七是个幸运数字。

我还为当时在Chess旗下的Lowell Fulson写过一首“Tollin’Bells(鸣钟)。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于新奥尔良。点子来着葬礼,当举行葬礼的时候,人们会伴着教堂的钟声游行。在这首歌里面,以大调为基调的背景下,我混进小调的铜管。我用管乐来表现出两个小调和声部,再用钢琴弹出另一个。我的本意是想要来一些不同的和声,最后效果也令人满意。

图:Lowell Fulson

Chess唱片和不少艺人都有合作。但其中的大多数音乐人并没有获得发行唱片的机会。而当Jimmy Witherspoon来到Chess时,我正好写了一首叫做“Great God Almighty,When the lights go out”的歌。这首歌后来也成了Jimmy以及“Big Daddy”的代表名曲。

 

再到后来,当旗下音乐人们没有作品可录的时候,Chess总是让我来写几首。我几乎给所有Chess旗下的音乐人写过歌。同时,我也偷偷干点私活:给其他唱片公司录点音。当时我同时在给Chess,PeacockDuke,和United唱片公司提供录音作品。虽然他们中每一家公司都不愿意让我为其他公司干活,但是我总得赚点儿钱吧,因为我也不是每个星期都能收到工资的支票。

 

我给United唱片的Shakey Horton还有Leonard Allen都写过不少歌。当然还给很多人提供过作品,但有时会随便署个其他名字,因为我可不想让Chess知道而带来麻烦。虽然我做的神不知鬼不觉,但是Chess那帮鸟人总是能发现“嘿伙计,这歌听起来像Dixon写的”。然后他们就会跟我说“哥们儿,你应该只为我们写歌,你写的作品应该先给我们听”。

图:Willie Dixon&John Lee Hooker

在给别人写歌的这件事情上,我应该算挺幸运的。但业有时候音乐家们并不喜欢我给他们的作品。比如Muddy,再比如Howlin Wolf。像Howlin Wolf最不喜欢是那首“Wang Dang Doodle”。他也看不上“Ten Automatic Slim and Razor Toting Jim”。他对我抱怨“老哥,这名字听起来太土了,简直像码头工地的号码”。

 

Muddy Water接受了我的第一首歌之后,我就用不着那么叽歪地说服他唱我的歌了。我一直想把“My Babe”推销给Little Walter,但是日了狗,我花了快两年的时间才说服他录这首歌。

 

当我和一个艺人一起工作的时候,我喜欢认真聆听他的生活,然后会考虑人们会想要听这个音乐人唱什么风格的歌。有的时候,我只是通过观察艺人的动作,就能找到给他写歌的G点,总有那么一款音乐适合他。

图:Little Walter

布鲁斯歌曲一定要有感觉,不然大众就不会去接受。写歌的人必须要有很多的灵感,而且他要懂得如何向别人推销这种灵感。如果一个音乐人能把这个感觉表达出来,大众就一定能感同身受,因为音乐是一种感情的表达。如果你能被这音乐打动,那么你也可以用这音乐打动别人,音乐就像电流一样在人们中传递传播。

 

感觉又总是一种神奇的东西。当别人叫你的肮脏的绰号的时候,你能感觉得到他到底是恶意的还是友善的。当喜剧演员Dusty Fletcher在芝加哥皇家剧场给节目开场的时候,他就会满场飙脏话,台下的听众们乐得滚成一团。但要是其他演员如果在台上骂人的话,观众会操蛋的觉得被冒犯了….

 

译文:Uncle赖

编辑:虎子

声明:本文仅为学习交流,禁商用,转载请提前联系

如有出版社购买翻译版号,劳烦告知,本站将停止连载

更多布鲁斯资讯欢迎关注本站!

声明:本站内原创文章无本人授权禁止转载

关注长按下图识别扫描二维码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布鲁斯音乐网 » 【译文Willie Dixon自传 】I Am The Blues -The Willie Dixon Story正文2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

布鲁斯音乐网

回到首页练琴日记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Q Q 登 录
微 博 登 录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