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blues
这里有关于布鲁斯音乐的一切!

【往事】Jimi Hendrix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

【往事】Jimi Hendrix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

20151220_013245_010
Jimi Hendrix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
1970年8月26日的晚上,吉他之神Jimi Hendrix 穿过纽约的格林威治村第8街西52的街头,走进了他的天堂。他所建立的Electric Lady Studios录音棚拥有着当时最为先进的录音设备,而且他还亲自指导录音棚里那些具有迷幻色彩的装饰细节,例如操控台那幅女精灵的壁画。今晚是录音棚正式的开幕派对,到场的来宾包括有吉他手JohnnyWinter, YokoOno 和 Fleetwood Mac,鼓手Mick Fleetwood,他们正在A录音棚——Hendrix平时堆放音箱的地方,享用着美味的日本料理。在舞台上的Hendrix热情奔放,完全投入到音乐中。相反,舞台下的他性格比较内向,不易近人并非常忧郁。在那天晚上Hendrix为了避免人群拥挤的场面,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安静的接待处角落的靠背椅子上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是他在Electric Lady度过的最后一晚。3个星期后,他在伦敦意外去世,年仅27岁。

20151220_013245_011


Hendrix有3张在67-68年的专辑都纷纷打入美国专辑榜的前五名,其中《Electric Ladyland》曾经居于榜首位置。现在他还像在世的超级巨星那样继续的发专辑。自从他去世后,至少有50张官方出版的专辑,包括有:珍贵的作品集,演唱会现场版和精选集。Experience Hendrix是一家代理Hendrix财产的公司,由他已故的父亲创办于1995年,并由他同父异母的妹妹Janie经营,已经与Sony Music公司签署新的具有世界性质的特许权协议。这个长达10年的专辑发行计划的第一批产物是《Valleys of Neptune》 ,以及他那3张录音室专辑和他1997年发行的未完成的第四张专辑创作的歌曲集《First Rays of the New Rising Sun》的再版。

经过多年的诉讼后,Experience Hendrix赢得对Hendrix所有作品的版权,整个唱片行业发生巨大的变化。“过去的下载不再存在,CD将会继续发行,”Janie说道,“这仍然是Hendrix的音乐,虽然他只发行了4张专辑,但他创作了非常多的音乐,或者现在还不是时候进行发行,但我们已经合法持有了。”

20151220_013245_012

但是这些丰富的元素可以反映出Hendrix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里倾尽精力地对音乐进行创新与继承。在1969年的8月到1970年的9月期间,Hendrix演出了他音乐生涯中比较重要和难忘的表演,分别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闭幕式上一首经典的《The Star-Spangled Banner》;与Cox 和鼓手Buddy Miles以Band of Gypsys乐队的名义参加菲尔莫东的新年音乐会;1970年他与Cox和Mitchell在伯克利和亚特兰大的国际性流行音乐节的演出。关于这些演出有超过70部记录性质的片子,其中有24部只存放在Electric Lady那里。

640.webp

(Jimi的演出人山人海)

他的生活方式都是多重任务集于一身”,Cox.表示:“这都不是负担,他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完成,但他有明确的方向而且还知道怎样去完成。”Cox.还记得在某天早晨的纽约北部的房子里,他与Hendrix在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进行排练,“我们把音箱放在露台上,然后我就在Hendrix窗下随意地演奏Big Ben(伦敦英国议会大厦钟楼上最优美的钟声旋律),Hendrix把头伸出来‘继续弹,不要停’他穿好他的睡衣,然后拿起吉他即兴弹奏一段进行配合。”Hendrix很快就把它发展成《Dolly Dagger》歌曲的前奏。

Hendrix受邀参加电视台的访谈节目时,与主持人Dick Cavett开玩笑地聊起了他的职业道德,“你认为你是一个自律的人吗?”,Cavett在1969年7月的访谈中问道:“你每天都坚持起来工作吗?

我尝试每天都起来工作。”Hendrix回复道。但他也只是简单地说出自己的决心。“我不是活在赞美之中,事实上,有很多事情使我不能集中精神。有很多音乐家在听到别人的赞美后,他们就会想‘哇,我真的很棒’所以他们的自我感觉开始膨胀,变得自满,渐渐迷失自己,然后就会忘记他们的实力,他们开始生活在另一个世界。

 

Tommy Erdelyi见证了Hendrix的决心,对于Tommy Erdelyi我们也许会觉得陌生,但我们对他的另一个名字Tommy Ramone应该很熟悉,Tommy Erdelyi在1974年创建The Ramones(美国第一支朋克乐队名)并作为乐队的鼓手。在1969年后期到1970年早期,Tommy Erdelyi曾经作为纽约Rec­ord Plant录音室的录音助手,并参与Hendrix在Band of Gypsys乐队的作品的录制过程。在那段时间录制的歌曲包括有1970早期版本的单曲《Izabella》和以吉他为主的《Machine Gun》。

“Hendrix不善言辞,但是他能向我们表达清楚他想到的效果”,Tommy Erdelyi在谈论Hendrix表示:“如果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声音,他就会不惧疲惫的做下去。”Erdelyi回忆Hendrix演奏歌曲《Machine Gun》时,Hendrix把吉他的声音飙到最大,震到控制室的玻璃都开始摇晃,“他有很强的承受力,他演奏出来的音色非常的深厚,就像大提琴那样,非常棒。”

但是Hendrix看起来似乎“缺乏安全感”Erdelyi补充说。Erdelyi曾经与Hendrix在Record Plant录音室进行工作,而当时吉他手Leslie West与他的乐队Mountain在另一间房间进行录音,“Hendrix就问我,‘你觉得Leslie West比我出色吗?’那时候的我以为他在开玩笑。”Erdelyi停顿一下,仍然被他的问题震惊了。“但后来我意识到他是认真问我的。

这也让我知道他是一位完美主义者,”Erdelyi继续说,“对我来说,Hendrix已经是摇滚之神了,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没有达到很高的地位,他不断地与其他的音乐家进行竞争,他以严肃的态度对待音乐,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完成更多优秀的作品。

20151220_013245_013

“也许是命运将我们连在一起,这样听起来不错”Cox表示,在1961年11月,肯塔基州的坎贝尔的军营俱乐部,他第一次与Hendrix进行演奏。当时Hendrix是作为101空降部队的一名空降兵。“Hendrix在保证连队的训练完成之余,我们每天会在军营里进行排练,会进行一些模仿还会即兴演奏,”当Cox第一次听到由ExperienceHendrix发布的歌曲《Foxey Lady》和《Purple Haze》的尾段时,他想起了与Hendrix一起排练的片段。Cox68岁时,在2010年3月份的Experience Hendrix致敬巡演中,和他的朋友Joe Satriani, Jonny Lang和Vernon Reid演绎了一些Hendrix的歌曲。

在1970年,Hendrix 和Cox有一个惯例,在还没有Electric Lady的时候,“Hendrix会来我的公寓里”,Cox表示:“我们会打开小音箱,然后开始做音乐,我们都喜欢在音乐上加点东西,累了我们就坐下来边食草莓蛋糕边开玩笑,又会看看电视,不一会儿,我们有回到音乐的工作上。”

 

“我们不会去钓鱼,打猎,也不会去打网球和高尔夫球”,Cox继续说道:“音乐在我们的生活里似乎排第一位,当你爱一样东西胜过爱自己时,它就会排在首位。”当被问到Hendrix如此的热爱音乐,那么他就会废寝忘食地与音乐独处,Cox引用Hendrix专辑《Are You Experienced》中的歌曲《Manic Depression》的歌词回复:“音乐,美妙的音乐,我希望能一直拥抱你。”

 

音乐对于Hendrix来说就是一种放松”,Cox表示。

Hendrix最初是想将第8街的地下室(著名的Film Guild Cinema所在地,建立在1929年,是由前卫的建筑师Frederick Kiesle设计而成)作为独特的娱乐场所,“他经常在Generation俱乐部那里即兴演奏,”Kramer说道,“他希望有一家夜店,可以自己呆着。”

“在那俱乐部里有个位置可以让他录制他的现场演奏,”John Storyk说。在1969年1月,由于项目他第一次见到了Hendrix, Kramer 和Jeffrey。没过多久,Storyk就接到一个电话告诉他那间俱乐部被拆了。Hendrix需要一间“真正的录音室。”

Storyk是这样形容Hendrix:“非常有礼貌,安静而且十分专注,对于他喜欢的地方的外观和感觉,他都有自己的主意,他不喜欢直线条,他比较偏爱曲线,他希望看起来像客厅那样舒适”。录音棚施工期间,Storyk很少能见到Hendrix,但是在晚上的时候,等到施工人员都离开时,他就会出现,看看施工的进展如何。

“我记得,有一次他来看施工进度时,”Storyk回忆说:“我们所有门都安装好了都是专门定制的有小方窗户的隔音门。Hendrix就说‘我们可以将小方窗户改为圆形吗?’,然后15扇昂贵的隔音门全被拆了下来,4个星期后,有圆形窗户的隔音门装上了,我们把门全换了,因为这是他的要求。”但是Electric Lady录音棚前面那道具有标志性的墙是Storyk的主意,是受到Kiesler那长又圆的耶路撒冷博物馆Shrine of the Book设计(记载在死海古卷里)的启发,“Hendrix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些画,就把它放上去了。”

20151220_013245_014

(录音室的圆窗)

施工延迟以及意料之外的问题,一次在这个地方被地下河涌上来的水淹没了,Hendrix逼于无奈向他的唱片公司Warner Bros借了30万美金。另外,Hendrix还进行长期的巡演偿还巨额的建筑费用,同时,他在纽约的其他录音棚进行录音,可是花费巨大,收效甚微。“他曾经在半夜惊慌地打电话给我”,Kramer(作为Electric Lady总录音指导)说道,“他会说,‘你可以来一趟Record Plant录音棚吗?有些不顺利’然后我就会打一辆出租车去他那里。”几天之后,Kramer又会收到他从Hit Factory打来的相同的电话。

1970年3月那段特别忙的时候,Hendrix还能跑了一趟伦敦,为他那两位美国的朋友Stephen Stills 和Love乐队的Arthur Lee进行演奏。“他忙得头晕脑涨。” Stephen Stills说;“虽然很忙,但是在伦敦的那段日子,我们都过得很开心。”Stephen Stills那时居住在英格兰并且在那里录制他第一张Solo专辑《Stephen Stills》,在Island Studios录音棚里,Hendrix在Stephen Stills的歌曲《Old Times Good Times》中演绎了一段流畅但又不同寻常的吉他Solo。

 

“我们也会在一起唱一些经典的蓝调歌曲”,Stephen Stills继续说,“我们听起来都觉得不错,然后我们就会一起去俱乐部,说好的我们一起回来,谁知道他还能从那里带走一位女伴。”Stephen Stills笑着说。两天之后,Hendrix跟Lee在Olympic Studios录音棚,在《The Everlasting First》歌中录了solo,这首歌后来出现在Love乐队的《False Start》专辑里,不久之后Hendrix便意外去世。

对于Hendrix来说最受挫的是出现在1970年1月28日,与Band of Gypsys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演出是很糟糕的,他们直到凌晨3点才上场,磕磕绊绊的演了两首歌之后就离开,没过多久Hendrix就离开了这个乐队。

QQ截图20151220013512

“当我跟Buddy走进更衣室时发现他当时的心情很糟糕。”Cox表示,根据当时的一些报道,Hendrix不是服用过多的迷幻药就是与别人产生摩擦,而Cox给出的版本是:“当时Michael Jeffrey坐在他的旁边,在我们到达之前,他们就已经有些冲突。”几个星期后,Hendrix, Mitchell 和Redding接受《滚石》的采访并宣布会重组Experience乐队,但在杂志出版之前,他们又再一次解散。

很容易知道为什么,就像发生在1970年3月的事情那样:Hendrix听起来很绝望,甚至很失败。“你知道吗?那时的绝大多数时间我都没有碰过吉他”Hendrix在谈及作曲说:“都把时间用在做白日梦和听音乐,如果当你拿起吉他想尝试演奏时,就会破坏整个场景…我只是不想弹吉他,只想和音乐在一起。”

20151220_013245_015

但在这个夏天的Electric Lady录音棚,他重获新生了。“他很兴奋有一个地方可以放下他的设备,一走进去就开始工作。”Kramer回复。在控制台,“Hendrix随时都会携带一块大板子,他可以随手写下一些东西,例如他们可能要去哪里。”在录音室A,Kramer跟Cox还有Mitchell,“如果我们在敲打砖壁,Hendrix就会在脑海中勾勒出另一首歌,然后就会开始即兴弹起来。Billy 和 Mitch也会跟着一起弹,尝试跟着他的节奏。”

1970年8月14日,在Electric Lady录音棚里,Hendrix在备忘录里写了一个标题:“Songs for the LP Straight Ahead”,这是为他下一张专辑所暂定的专辑名称之一,还有列出了24首歌曲,其中包括有《Ezy Ryder》,《Room Full of Mirrors》,《Angel》,《Valleys of Neptune》等。同时,他还列出在另一张单子里,双碟专辑变成3碟专辑。

在8月22日,Hendrix 和 Kramer录制了一些不同的歌曲,同样是双碟专辑包括有前人的蓝调的作品《In From the Storm》,还有赞歌《Hey Baby (New Rising Sun)》,Hendrix也录制了一首新歌Belly Button Window,这是他所录制的最后一首歌曲,是受到Mitchell那怀孕的妻子Lynn肚子里面的孩子的启发而创作的。

 

在伦敦举行的最后一次巡演时,在《Melody Maker》的采访中,Hendrix谈及了他的最新歌曲,好像它将要被世人聆听,而且必定又会掀起一番热潮。“用一个词语‘意乱情迷’来表达正适合。。。我们将安排一些让他们意乱情迷的东西时,当它被聆听后,填补人们心中的一些空缺,这就成为完整你的音乐形式。

欧洲巡演后,Hendrix要回到伦敦,然后他打电话给纽约的Kramer。“我们为新专辑里其中的4首歌做好了混音,”Kramer说,“专辑已经差不多完成了,他希望我将母带带去伦敦,我就说‘这个录音室才刚弄好,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忙的’他就说‘好吧,我知道了。你们放心吧,一个星期后我跟你们碰下面’。”

然而,谁也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听他讲话了。”

 


Jimi 的Electric Lady录音棚

20151220_013245_017

 

20151220_012728_005

 

20151220_013245_020

 

20151220_013245_019

20151220_013245_020

文章来源rollingstone图片来自网络由发时达乐器翻译更多资讯欢迎关注发时达微博、微信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布鲁斯音乐网 » 【往事】Jimi Hendrix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布鲁斯音乐网

回到首页练琴日记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Q Q 登 录
微 博 登 录
切换登录

注册